政策也相近

2020-03-06 09:42

记者宫佳奇:发起两个字让有心转制成村镇银行的小贷公司吃下了一颗定心丸,我们调查中也发现,他们对改革的热情绝非应景式的情绪化表达,因为他们已经开始规划转制成功后该如何发展了。

在黄建勤看来,转制之后的村镇银行还是要仔细考量自身优势和劣势,尽管与大银行性质相同,政策也相近,但还是在很多方面有着自身独特性,比如对于吸储能力,就要有清醒的认识。

李稻葵认为,温州的金融市场很特殊,虽然资金充裕,但是大部分都不在本地,也没有很好地和实体经济结合,所以民间融资在当地发挥着特殊作用,此次规范民间融资,不但有利于引导资金更好地投向实体经济,还有利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温州市瓯海恒隆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建勤告诉记者:一个村镇银行现在采取的模式是单点式的管理,他没有网络,没有存款的通道,第二个没有加入到人民银行的精算的系统,没有自己的结算的或者金融延伸的工具,对于存款者不方便,它不具备这种便利。

夏斌:

温州市亿兆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庄中华告诉记者:小额贷款公司发起企业里面各个行业都涉及,包括服装、拉链,所有的企业都是实体企业,对各个行业了解,信息也掌握,所以我们有信心服务好企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我想如果说要真正解决问题的话,仅是这样原则性的这么几句话是不够的,还应该有详细的细则进行约束,进行规范。从温州的一些矛盾和问题,折射出中国的整个金融体制、融资体制我们需要加快改革。

李稻葵还建议,温州的改革不要局限于在设立或者参股银行,而应该有部分自由资金占比很高的金融机构,专注高风险行业的融资。

而在庄中华看来,由于小额贷款公司的服务对象就是小微企业,转制之后,村镇银行的服务对象不变,在对小微企业的了解上,他们具有优势。

温州市瓯海恒隆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建勤告诉记者:参与资金的拆借市场,向一些存款银行,存款功能比较强大的存款银行的资金有富余的资金,做一些资金的批发出来,做一些资金的零售出去,这样来扩张经营规模,取得比较好的经营效益。

夏斌表示,温州的矛盾实际上是流动性过多的问题,市场机制不够畅通,就会出现非法集资、高利贷、地下钱庄等种种问题,如何规范和引导大量的民间闲置资金是这次改革试验的重点。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李稻葵:要打破这个思路,比如说是不是允许那些,个人投资量比较大的个体,拿出钱来自己办个公司,借很少的钱,就是自己的钱,进行各种各样的高风险投资,类似子资本市场的对冲基金,不要在银行,这个体制里面画圈圈,突破这个体制,成立各种各样的金融机构,金融生态多元化。

在黄建勤看来,随着温州金融改革的推进,金融市场的竞争必然日益激烈。而小额贷款公司现有的依靠高利率赚取利润的盈利模式必将改变,贷款利率降低是大势所趋,在这种情况下,要保持盈利,就要采取规模的扩张,而规模扩张的前提就是有充足的资金来源。在吸储功能不具备优势的情况下,同业拆借或许是一条不错的途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我个人认为,如何藏汇于民,民间资金那么多,流动性又多,我们国家政府的外汇储备又多,能不能拿点人民币允许搞试点,换汇,然后出去搞投资,那么从这个方向来说,如果要搞的话,不仅仅是温州了,上海、广州、北京,甚至于以后在这个方面,对全国都有口子开。(cctv《经济信息联播》)

对于温州金融综合改革的问题,我们也采访了相关的专家,他们的观点并不一致,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认为,建立民间融资备案管理制度和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是最大突破。一起来听听他们的说法。

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的消息一出,我们能听到不少诸如“里程碑”、“中国金融改革大幕拉开”这样的说法,曾参与方案讨论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的说法更加淡然,在他看来,温州金融改革对中国金融改革有借鉴意义,更有挑战性。

温州金融改革需要细则进行约束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李稻葵:个人境外投资试点选温州是最合适的,因为温州人最具有国际眼光,最具有风险承担的能力,多少年来都是在欧洲、在海外打拼,外国人拿人民币买中国资产,中国人拿外币买外国资产,这个对流形不成,人民币不可能成为国际货币。

建议多地进行人民币境外投资试点

李稻葵(微博):温州试验不应局限股份银行金融生态应多元化